地藏经全文网
地藏经全文网
放生杀生现报录 破戒果报故事 因果故事 五福的意义 种善因得善果
主页/ 其他因果故事/ 文章正文

十八岁学生交不起学费急出精神病

导读:十八岁学生交不起学费急出精神病 13年前,符干忠觉得自己很幸福。他每天最愿意做的事,就是抱起他5岁大的继女,亲亲她圆圆的脸。然而,随着继女的逐渐长大,读书费用的越来越多,符干忠脸上也渐渐...
十八岁学生交不起学费急出精神病


13年前,符干忠觉得自己很幸福。他每天最愿意做的事,就是抱起他5岁大的继女,亲亲她圆圆的脸。然而,随着继女的逐渐长大,读书费用的越来越多,符干忠脸上也渐渐没了开心的笑容。今年6月,继女小雨(化名)考取了一直朝思暮想的某服装设计技术学校,可贫困的符干忠夫妇却实在交不起每学期2000元的学费。得知自己的愿望不能实现,小雨竟一下急出了精神病。
“已经三次带她到

海口治疗,我们实在没钱了。现在只能把她送到五指山市去,等医疗费用完就随她去吧。一回家就要砸坏东西,到时候希望她认不得回家的路,我们都很害怕面对她……”说这些话时符干忠夫妇已泣不成声。
老师:她在服装设计方面有天赋
小雨一家人住在临高县加来镇,她自小便长得眉清目秀。今年18岁的她身材高挑,当地人见了都赞一声“靓”。“她真正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外表,而是她的学习态度和学习成绩。她很好学。”老师们在接受采访时纷纷说道。
据了解,小雨5岁的时候,母亲符少琼便与其生父离婚,并从临高县美台乡带着女儿嫁给了加来镇一名老实巴交的农民——符干忠。由于符干忠和符少琼都不是加来镇本地人,所以在当地并没有田地。为了过日子,老两口只好向别人租了两亩地来种菜。(注:现在,他们一家每年的收入仅有3000元。)
随着两个弟弟先后降生,小雨也上小学了。小小年纪的她便懂得家人的苦楚,在镇小学读书便越来越发奋,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雨在每天的课余时间便帮助家人洗衣服、煮饭,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弟。
“由于她的家里穷交不起学费,经常要休学在家一年两年的。基础是不怎么好,但她学得刻苦,成绩很优秀。18岁的时候她才念到初三。在我管的班级里念毕业班。”小雨的初中毕业班班主任符醒说,每年过年大家都要换新衣裳,小雨总能在街上的廉价衣服中挑出适合她穿的,“初三的时候,她的服装设计天赋表现出来了。她经常自己设计衣服,没有布料就拿废纸自己设计。切切割割,缝缝补补,倒也像样。在同学们当中她的口碑很好。”
无奈:考上技校却交不起学费
今年5月份,初三毕业前的志愿填报开始了。小雨很高兴地告诉老师和父母:“我要报考海口某服装设计技术学校。”
“我们哪有那么多的钱?”当小雨的母亲符少琼得知该技术学校每学期需要2000元的学费时,既无奈又惭愧地对女儿说。
得知家里交不起学费自己的愿望难以实现后,小雨上课时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今年6月份,初三升学考试结束后不久,小雨一直梦想着的海口某服装设计技术学校果然给她寄来了录取通知书。
尽管小雨很想上学,但母亲一直以家里实在拿不出这笔钱为理由,让小雨放弃念书的念头。“别念了,家里实在揭不开锅。回来帮爸爸妈妈干活挣点钱吧!”母亲哀求道。
小雨闻听此言,气愤地和妈妈吵了起来:“别人都有钱上学,就你没钱给我上学。”说完之后,小雨便跑到女同学家住了几天。
爱女心切,小雨的继父只好向亲友们借来了2000元,准备给小雨当第一个学期的学费。小雨回家知道这个消息后很高兴。但接下来的问题却难倒了这一家人:以后每学期还要交2000元,而且每个月的生活费还得250元,这钱从哪里来?继父和母亲每天晚上都在为此烦恼。
惊变:花季少女急出精神病
“决定了,看看你还是先别上学了吧!家里实在拿不出这笔开支。等家里条件好一些再说。”母亲符少琼开始给小雨做思想工作。
母亲的话使得小雨上学的希望彻底破灭。从此,她天天在家里哭,老是嚷嚷着要上学要上学。
据小雨的班主任符醒介绍,10月5日,小雨突然跑到他家里。口称要找老师,但是见了他后又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呆坐了几个小时,临走时只说了一声“老师我出去了”就离开了他家。
10月6日,小雨到亲友处拿了一点钱,到海口打短工,说是要赚到学费就去上学。但由于她没有一门手艺,再加上刚出学校没有工作经验,没过几天竟换了四五份工作。
从此,小雨更加坚定了要学习的念头,她经常跟同学们说:“只有努力学习,掌握一定的知识之后才能找到好一点的工作。”
10月11日,小雨身上的钱花光后回了一趟家。当天傍晚,她再次跑到班主任符醒家里。由于当时符醒有事在外,于是她一直坐着等了4个多小时。符醒回家之后,发觉小雨说话已经是语无伦次。于是,他便打电话让小雨的继父和母亲赶到他家,将小雨带走。
小雨的双亲来到符醒家中一看,坏了,女儿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于是两人赶紧架起小雨,想让她回家。哪知道小雨竟发起蛮力,大声叫唤道:“我不回去,那不是我的家。我要在老师这里学习,我要学习,我要学习……”
符醒无奈,只好任由小雨的母亲陪着,在他家住了一晚。
不幸:病情时好时坏治疗多次无果
次日,符醒等人坚持让小雨到医院接受治疗。但小雨坚持不走,仍坚称“我要学习,我要在老师家里学习,我哪都不去。”
众人无奈,只好骗小雨说,到海口去打工,赚了钱就可以到学校读书了。小雨这才乖乖地跟着大家到了海南省安宁医院接受检查和治疗。经查,小雨确实得了精神分裂症(即俗称的精神病)。
住了两三天,小雨的父母向医院交完了他们所有的钱——500元。此时,小雨经过初步治疗,已经渐渐好转,说话也渐渐有了条理。
小雨得病的消息也传到了她的生父符六云耳朵里。当符六云和住在安宁医院的小雨通过电话之后,大家感觉小雨说话真的恢复了正常,于是便让小雨出院。之后,符少琼主张让小雨跟其生父住在一起。
过了3天,小雨因为看见别人背着书包去上学,竟受了刺激。不知不觉间,精神病又犯了。
之后,符六云和小雨的母亲、继父一起为了小雨的病奔波不已。一些好心的亲友也先后送来了医疗费,累计达1万多元。
小雨到安宁医院反复治疗了3次,病情也是时好时坏。每次小雨病好出院回家,没几天又犯病了,犯病之后总喜欢打砸家里的盆具器皿。家人无奈,只好时不时地将其锁在家中的小黑厨房内。
符少琼说:“见了她这个样子我就伤心,于是将她的书本都烧掉了。我还打算把她的衣服都拿去扔掉。”
家长:“谁能治好她就让她嫁给谁”
“没办法,总不能让她以后到街上去又是脱衣服,又是打人又是唱歌的吧?”小雨的母亲说道。
13天前,一家人决定让小雨到五指山市的安宁医院去接受治疗。“我们只剩下了3000元,都交到那里去了,医生说,只能用一个来月。”符少琼说道。
“一个月以后怎么办?”记者问。
“不是我们做家长的狠心,等那笔钱用完就只能看她的造化了。到时候她能去哪儿就去哪儿吧!我们把她送远一点就是希望她以后找不到回家的路。在海口的话可能她还会找回来的。”符少琼说,她下了决心把女儿送走以后,整天就是在家里以泪洗面,“没办法,我们实在是没能力了,能借的都借了,亲友们能送来的也都送来了。把她送到生父那里,生父还支支吾吾的。”
而小雨的生父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也拿出了不少钱,目前经济条件也比较困难,“但是我会继续支持小雨的治疗。”
小雨的母亲符少琼表示,既然家里条件这么困难,那谁能出钱治好女儿,就让女儿嫁给这个人。
可是,现在的社会并非是父母包办婚姻的社会,结婚的自主权还得由当事人决定。尽管他们的邻居都说此办法可行,但是小雨母亲的愿望能实现吗?
离开小雨那个破旧的家,小雨的继父和母亲仍在喃喃道:“怎么办?怎么办?”